在這個玉蘭花開的季節

3.jpg
倘若它能讓你駐足良久,那它一定是具有了一種超凡的魔力或者是給與你了一種無敵的魅惑。
那街頭的玉蘭啊,就是這般的讓我著迷,讓我神迷,讓我心亂如麻,駐足良久。
那是一個春風沉醉的夜晚,咋暖的時節讓濟南的夜色中多了絲絲初夏的味道。路上車水那龍,行色匆匆,我卻行屍走肉般的黯然騎行。行人如織,從我身旁冰冷掠過,為我的躁動的心緒敷上清涼,喚醒我僅存的清醒。
突然,一片玉蘭花瓣擊中了我的額頭,讓我混沌的意識猛然清醒。
似乎那是一片帶著滿面憂傷的玉蘭花瓣吧,本來已經經不起乍暖還寒又暖的折磨而憔悴衰老,有若八十老太,滿面皺紋,卻又經歷了高速撞擊而被撕裂成兩半,中間僅有絲絲血脈相連,正因如此,又好像是在在訴說著他們曾經愛如一人。
我去尋找它來時的路,似乎也不是那麼困難。
那是一株多麼普通而又特殊的玉蘭啊。它就在那接頭,獨守著的街頭。枝杈不多,花開三朵,竟沒有了其他花枝作伴,獨享著難得的自在的清福,卻又給了我莫大的痛苦。
這幾日,朋友們一直有人提起彼岸花,提起彼岸花那花與葉的終生不見,是那麼的無助傷感,卻又那麼情誼深深,埋藏心底。而這玉蘭,又何嘗不是呢?那枝頭的三朵玉蘭,我想也堅持不過幾天,可那葉啊,似乎還不曾會在近期出現。
是前幾日反常的乍暖啟動了玉蘭花朵的芳心,在那陽光暖暖的春日提前開放,卻又經不住接下來的幾日還寒時候難以將休?還是其本命如此,在濟南這陰晴不定,冷暖難分的地方難以找到本心的節奏?我不懂,也沒有人會懂,甚至沒有人願意去懂。只是我,那看花開花敗,思索其前世今生,感憂其命運如此,生之無常,本性使然花開,無緣經不起冰冷,耐不住寒風涼意,無果而終。是問花是否有意,風是否有心,人是否動情,至真至善,又何嘗不是一種完美。
其實,這個瞬間已經過去許久,卻久久無法下筆,思緒雜亂,難以成文。昨夜又曾經過,見玉蘭已花落成泥,不知所蹤,而那綠葉正奮發生長,在近期又暖暖的時節裏怒放的生長。一瞅驚夢,那曾經的駐足良久,意識深沉,思緒萬千,記憶猶新又好像缺少點什麼。缺什麼?擔心什麼?回避什麼?
駐足終歸是駐足,終歸那不是自己的歸處,家還是要回的。
Don't let it slip away
Maybe this is love
Quiet waiting
A slowly away stage
Silently watch
The furthest distance
Always shallow edge
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