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隨我愿,隨遇而安

林徽因的潔淨不禁讓我想起了《紅樓夢》裏的林黛玉,那個美麗絕倫、質本潔來還潔去的女子。她是仙,是天下掉下來的林妹妹,她來凡塵是為了還債。所以她一直以孤絕的姿態生存於世,縱是在鉤心鬥角的賈府,始終不改她初時性情。所以無論她多麼的愛賈寶玉,終究要與他錯過,世人所能做的,也只能是扼腕歎息。她是浪漫的,她的浪漫敢於衝破世俗藩籬;她是癡情的,她的癡情敢於為愛奉獻青春和生命。她不懼怕失敗,怕的是這世間無情道場,其實她沒有輸,她贏得了賈寶玉一生的愛情。她的死,只是因為孽債了卻,不如歸去。

林徽因與林黛玉的確有相似之處,但她們卻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。林徽因雖潔淨出塵,喜愛浪漫,可她不清高遺世,她嚮往煙火、懼怕孤獨。如果說愛情是一場賭注,林黛玉壓下去的籌碼是所有的青春,而林徽因壓的籌碼,則是一小段青澀寂寞的時光。因為林徽因輸不起,她希望自己可以活到白髮蒼蒼,可以到老的時候有漫長的值得一生回憶的時光。她活得太清醒,所以她住不進大觀園,也做不了那一場悲金悼玉的紅樓夢。

每個人都有做夢的資格,但是錯過了做夢的年齡,再想要肆無忌憚地做夢就必定要付出代價。林徽因既是選擇清醒,就只好丟掉自己的夢,漫步在熙攘的凡塵。她像是一只展翅的白鷺,在歲月的柳岸扶搖直上,掠湖而過,朝著她想要的生活飛去。只是她的靈魂依舊是那朵白蓮,安靜地長於淤泥之中,出塵絕世。

一九二九年一月十九日,病重幾月的梁啟超逝世,梁思成和林徽因為其父設計墓碑。同年八月,林徽因從東北回到北平,生下女兒,取名再冰,意為紀念已故祖父梁啟超“飲冰室”書房雅號。林徽因終於過上了她想要的生活,就是嫁一個實在的男子,平凡生養,沒有驚濤駭浪的情感,卻安定美好。女兒的出生讓林徽因更加確定,自己當年的選擇是正確的,因為她所期待的幸福就是這般簡單。

美滿的家庭讓林徽因陷落在幸福裏不願醒轉,事業的成就更將她的人生推向另一種極致。這一年,張學良以獎金形式征東北大學校徽圖案,林徽因設計的“白山黑水”圖案中獎。這一年,林徽因的生命滋長繁花,只是花開的時間會有多長?是否會有那麼一天,繁花應季而落,將一切都交付給流水?其實我們都明白,這世間又何來只開不落的花,何來只起不落的人生?

林徽因終究是聰慧的女子,她懂得任何一樁情緣都是宿命的安排,懂得任何一種生活方式都有其不可逆轉的規則。當初讓她親手放棄那段理想中的情愛,總難免落得一身蕭索。所以上蒼是公平的,如今她所得到的一切亦是她用代價換取的。就算有一天所得的幸福又要拱手奉還,又算得了什麼?人生難得一從容,只願你我,隨遇而安。
自我介绍

baisiki

Author:baisiki
欢迎来到FC2博客!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档
类别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